瑶妹今天长矮了吗

不是大佬又闲的蛋疼产的沙雕玩意
p2是p1推出来的233
@南知意 快来快来!

严重的ooc
跟同学的一个梗
不会写制药啊mmp!

“飞燕?”
“属下在。”
“过来帮本尊制药。”灵蛇递给飞燕一个瓶子,示意他将里边的粉末到进去。
飞燕接过瓶子嗅了嗅,辨出这是。他边到尽粉末边问:“尊上做的是…?”
“春药。”灵蛇头也不抬的找着药品。
“…”飞燕的表情突然僵硬了会,“尊上为何要制作春药…”
“前天玉箫来拜托本尊制作春药,你不记得了?”灵蛇斜眼看了看飞燕。
飞燕回忆起前天好像确有此事,只不过当时他只听到玉箫说要制药,然后就去泡茶了,根本不知道玉箫要制作的是春药。
飞燕:感觉自己泡个茶错过了整个世界。
灵蛇找出麝香的粉末,倒入,搅两搅,搞定。
【这一段我他妈在干什么啊!假装自己做好了春药mmp过过过。】
笠日晨。
飞燕日喜早起,张罗了早餐便出去晨练。谁知一只修长白皙的手握着一个小玉瓶,把昨日制好的春药滴了儿滴。无色无味的药水悄然渗入瓷碗间。灵蛇满意的笑笑。
“飞燕,吃早餐,一会制药。”灵蛇倚在木门边,眯起墨绿的眼睛看着他。
“是,尊上。”飞燕快步走回,坐在桌前,执箸便送一几口到嘴里。对面的灵蛇看他急急忙忙的样子,道:“慢点儿。”
飞燕突然放下木筷,手撑着头,声音突然带了点儿娇媚的感觉:“尊上…”
灵蛇眼中闪过一抹暗沉的光,面上却不为所动:“怎么?”
“我的身体…好像不太对劲…”
灵蛇起身,快步走到飞燕身前,扳开他的手捏住他下巴,迫使他直视自己。飞燕面色潮红,吐气如兰,眼神迷离眉头微皱,口中无意识地喘着。
“看来效果不错。”灵蛇满意道。
此时,飞燕似乎明白过来:“尊上您…用了春药?”看着灵蛇微微颔首,他闭了闭眼,苦笑道:“您…就不怕…”
“怕什么?本尊不会害你。”灵蛇挑了挑修眉,欣然欣赏着对面人儿的反应,伸手便揽过他压住其手腕,轻轻把脸凑向他的耳根,那里早已泛满红霞。飞燕却也不张扬,只是小声喘了一句,便垂眸敛眉,任由灵蛇作为。
灵蛇松开压住飞燕的手,道:“就这瓶了。”朝门口走去。
“尊上…”飞燕开口,声音媚的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。
灵蛇回头:“这药一个时辰便可过。”他见飞燕不语,挑眉,“还是说…你要本尊帮你解决?”
飞燕听到这话像疯了似的冲上来,将灵蛇推压在地上,眼神饥渴的望着灵蛇。
灵蛇无言地看着他,没有拒绝。
飞燕将这当做是同意的回答,附下身吻住灵蛇,灵蛇也回应着他。
然后…
脑洞就死了emmm。

格瑞漫无目的地走着…突然!
“格瑞!”金在面前招手
格瑞屁颠屁颠(bu)地走了过去。
“格瑞…我…”金红着脸道
要表白了吗。【期待ing】
“我把你许配给嘉德罗斯了!”
格瑞:???【啥子鬼?】
嘉德罗斯:【图】干得漂亮渣渣!

抽卡玄学prprpr对着手机吹了口气紫薇大佬就钻出来了,激动到手抖。
什么时候浮生来怀抱?

请自动带入同道殊途的念白
有的真不知道怎么改
而且发现还接不上。

师姐:阿羡…我…我马上就要成亲了,过来讨个红包。

蓝忘机:大哥…我…想带天子笑回云深不知处,带回去,藏起来。

江澄:魏无羡,你若执意要跟蓝忘机搞,我就拆散你们两!
魏无羡:单身狗啊,脾气燥。

金光瑶:大哥,为什么我当初只不过是偷亲了蓝曦臣一口,就要被你这样一直翻旧账翻到如今!
聂大哥:早知如此,何必当初!

蓝思追:金凌,你先把抹额收起来…【等下被含光君和江宗主看见就遭了…】

金凌,是,我就是给狗起名字俗怎么样,还不是舅舅教的!

虞夫人:魏婴,你给我听好,好好护着江澄,别趁机脱单,知不知道!
江澄:阿娘!为什么这么打击我单身!【委屈】
虞夫人:单身又怎么样!我与你爸结了婚还不是像单身一样!

江澄:魏无羡!你说过将来我做家主,你做我的下属,一辈子扶持我。说好的一起脱单一起飞的!我问你,这话都是谁说的!凭什么,凭什么你先脱单了!

这天,张起灵,蓝忘机和周瑜聚在了一起,比谁得身材更好。
张起灵:我有腹肌。
蓝忘机:我力大无穷。
周瑜:我有肌肉。
张起灵:我可以把吴邪干得三天下不了床。
蓝忘机:我可以倒着干魏婴。
周瑜:我可以让我夫人戳我肌肉!【骄傲】
张起灵:……
蓝忘机:……
这时,各自的老婆来找人啦
吴邪:好了小哥小哥回去了
张起灵:嗯。
魏无羡:蓝二哥哥,走走走回去天天
蓝忘机:好。
小乔:周瑜大人,小乔要回去戳你肌肉w
周瑜:夫人尽管戳!

被同学逼着发上来的。
心情复杂
不是很懂自己在干什么。

emmmmm…

来自一个数学课不听课产出来的小段子
emmm好吧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在写些什么。
神严重的ooc【瑟瑟发抖】

太宰:中也~我想要中也的小香香吻~
中也:妈的滚蛋,找你的漂亮小姐去
太宰:中也是在嫉妒吗~
中也:去你妈的嫉妒mmp…唔?!【妈的死青花鱼!】
敦:……
芥川:……
芥川:要不我们也来一个?
【说完就拽着衣领强吻上去】
敦:……其实我的内心是拒绝的。